当前位置: 主页 > 法律在线 >

游击队奇袭日军据点对方指挥官惊呼:土八路10分钟就解决了战斗

发布日期:2022-08-17 17:06   来源:未知   阅读:

  1938年7月,在安徽萧县黄庙村的一个日军据点之中,6个农民打扮的人谄媚地笑着。一边说着话,一边晃悠着手里的提篮。对面两个站岗的鬼子,其中一个挥挥手就想放行,另一个却喊了一声:“玛得!”然后就用刺刀挑起了提篮上的盖布。只见里边放着一只烧鸡,几碟豆腐和花生米,旁边还有一瓶白酒。但是在饭菜酒肉下面,却隐隐现出一个驳壳枪的枪柄!

  几个农民互相一使眼色,眼神中透出一阵焦急。很显然,他们不是普通的村民,而是附近的游击队员和民兵。这次之所以冒险硬闯鬼子的据点,是在执行一次精心策划的突袭任务。但是,眼看着自己已经暴露,难道任务就这样失败了吗?他们的命运又会如何?

  自从1937年7月7日抗战爆发以来,日军的战斗力确实让人惊叹!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平津地区、山西大部、山东、上海、南京相继失守,眼看着中国的半壁江山沦亡敌寇之手。但是,中国军民通过自己的顽强抗争,也逐渐迟缓了敌人的进攻势头。日军曾经夸口,要在三个月内“灭亡”中国,显然已经做不到了。到了1938年,各条战线逐渐有了形成对峙的趋势。

  其实,和很多人的印象不同,日军由于兵力有限,无法形成对占领区的彻底控制。他们能够完全掌控的,仅仅是那些大城市,以及中国几条铁路干线的沿途城市。出于运输的需要,日本人对铁路控制得非常严格。当然,铁路沿线,也是日军囤积物资的重点地区。

  同一时期,中国的敌后武装也在蓬勃发展。由于自身生产能力的限制,他们无法自行生产武器,想要获得物资就必须从敌人那里夺取。而铁路沿线,也就成了敌后武装瞄准的重点目标。这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山东地区的“飞虎队”。但其实,在其他铁路线上,类似的战斗也时常发生。

  陇海铁路,是中国沟通南北的干线铁路。日军侵略中国以来,陇海线的交通异常繁忙。侵略者用铁路运兵、运粮、运武器,把中国的铁路动脉当成了自己的血管。为了保护陇海线的安全,他们在铁路沿线的一些村庄建立了许多据点。这些据点外围建有坚固的围墙,内部则有高耸的炮楼,从外面看十分坚固。但是里边的驻军人数,却往往并不是很多。

  在安徽萧县黄庙村,也有一个类似的据点。据点里的鬼子虽然人不多,但是也时常出来,到周围的村镇杀人放火。中国的百姓手无寸铁,即使想要抵抗他们,也是有心无力。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没有办法。萧县抗日游击队(后整编为苏鲁抗日义勇军17大队)大队长李砥平,对这个据点就很有兴趣。他认为,只要能拔掉这颗毒牙,不仅能缓解老百姓们的生活状况,还能得到一大批军用物资,可谓一举两得。

  但是,到底要如何做呢?游击队人数是绝对够的,共有一百多人,足有一个连。但是看看武器,却给人惨不忍睹的感觉。除了有数的几支汉阳造之外,也就是一些老套筒、鸟枪、土炮。所有的集中在一起,也不过二三十支。大刀、红缨枪倒是能做到人手一支,但是总不能用这些冷兵器去硬碰敌人的机枪吧?

  在抗战初期,日军的战斗力是非常强悍的。在大集群作战中,往往一个大队(相当于一个团),就可以击溃中国军队的一个师。依托据点工事的话,别看他们只有不到一个排的人,但是抵御八路军一个营的进攻都没有问题。仅仅一个连的游击队,还缺枪少弹的,确实很难攻克这个据点。于是李砥平开动脑筋,准备来一个“智取”。

  李砥平给上级打了一个报告,想请求给予支援。上级很快回复,同意其攻打日军据点的计划,并且提供武器和人员支持!但是当打开支援清单后,李砥平却觉得多少有点儿失望。武器的支援,仅仅是5支驳壳枪和几十发子弹;而人员的支持,则只有一个人:附近村子里的里正袁永赞!

  其实,不要小看这些支援,这都是李砥平奇袭行动中最需要的。驳壳枪虽然尺寸不小,但毕竟是手枪,便于隐藏,可以放在游击队员身上带进敌人据点;而袁永赞,是一个表面上和敌人关系非常好,但背地里却为八路军工作的地下人员。

  袁永赞是那种忍辱负重的人。当日军占领萧县之后,他主动过去示好,并且组织村民给他们修碉堡、修炮楼、挖壕沟。日军征粮催粮的时候,他也表现得非常活跃。老百姓们看不起他,背地里都管他叫“狗腿子”、“汉奸”。但是很少有人知道,袁永赞和敌人搞好关系,是为了在关键时刻保护乡亲们,同时刺探对方的情报。

  对附近几个据点中的情况,袁永赞知道得非常清楚。他参与行动后,马上将日常给敌人送菜、送粮时发现的情况告诉了李砥平。据他说,日军看上去张狂,但实际上也都是些“马大哈”,只要是看到老百姓是来送东西的,就会放松警惕。李砥平于是派了几个游击队员,化妆成送东西的老百姓,准备冒险进入据点,查看对方的防御细节。

  隔天上午,袁永赞带着同样是老地下党员的李庆林,挑着两个箩筐走到了据点门口。袁永赞讨好地跟日军哨兵打了声招呼,对方一看是老熟人来了,又拿来了不少东西,十分高兴,就打开门让他们进来了。

  李庆林进入据点后,便开始用眼角的余光扫视周围的环境。只见这个据点外围,有一圈厚厚的围墙,围墙上方是一盘一盘的铁丝网。据点的内部,有一个两层楼高的炮楼,上面装有一盏硕大的探照灯。再稍微靠下的位置,是一排一排的射击孔。看起来,想要硬攻拔下据点,确实有难度。

  而另一边,袁永赞却拿着蔬菜酒肉,来到了炮楼后边的厨房。他开始有意无意地和厨子闲聊,厨子也是个中国人,很快就将敌人的人员和武器配置告诉了袁永赞:据点里,有常驻日军25人,每个人一支三八大盖步枪,外加很充裕的子弹;炮楼上配置有轻机枪、重机枪各一挺,备弹也都很充足;最近天有点儿热,鬼子添毛病了,每天中午要睡一到两个小时的午觉。午觉期间,整个据点里清醒的人,就只有门口的两个哨兵!

  晚上,袁永赞和李庆林回到李砥平处,将自己所侦察到的情况做了汇报。李砥平根据情报,马上制定出了一套很详细的作战方案:

  首先,选5个身手好的游击队员作为第一队,化妆成村民给据点送东西。他们每人配一支短枪,外加一口匕首,在进入日军据点后消灭敌人哨兵;

  其次,再选5名枪法好的游击队员作为第二队,先期在据点外埋伏,等第一批队员得手后,马上进去支援;

  最后,其他的所有游击队员,在附近的其他据点和火车站外侧埋伏。一旦敌人派兵增援,则坚决打击!

  第二天上午,游击队员们便分批次的出发了。上级支援的5支驳壳枪,全部交给了第一组队员。战士们拿着事先准备好的酒菜,在袁永赞的带领下进入敌人据点。但是今天,鬼子的哨兵却分外机警。可能是他们发现来送东西的人,都是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所以心里有些不安。于是便发生了本文开始的那一幕,一个鬼子兵掀开了盖着酒菜的布,发现了驳壳枪!

  可能是对这种情况没有经验,那个鬼子兵短暂的愣了一下。就是在这一瞬间,两个刀法最好的游击队员拔出匕首,一人解决了一个哨兵。他们的手法干净利落,直取对方咽喉。两个哨兵还没来得及喊出声来,便都一命归西了!

  解决哨兵之后,第一组队员向外面打了个手势,第二组队员端着5杆汉阳造,也悄无声息的进入了据点。紧接着,两组人分成长短枪配合的两队,分别对两间鬼子的宿舍下手。此时鬼子们都在午睡,对危险的到来浑然不觉。在一阵清脆的枪声中,十几个鬼子真的做了他乡之鬼。

  此时,日本人的小队长正在正房中呼呼大睡。听到枪声后,马上爬起来想看看外面是怎么回事。可是刚一出房门,就被战士们发现,一枪结果了他的性命!

  战斗结束后,战士们马上动手,将据点里的军火、粮食全部搬走。由于事先安排得好,整体节奏非常顺畅,从动手到撤离,总共10分钟不到。在战士们撤离的时候,附近据点里的鬼子还没反应过来呢。

  事后清点死尸,发现有22个鬼子被干掉了。那另外的3个呢?原来这3个人没有睡觉,而是趁着中午到附近的河里去洗澡了。听到枪声之后,他们连衣服都来不及穿,就吓得沿着铁路线逃跑了。光天化日之下,3个日本兵光着满地跑,这个场景,后来也成了当地百姓的笑谈。

  不久之后,日军察觉了黄庙村据点的异常,赶紧派人来查看。这才发现,这里已经是尸横遍野了。一位军官怒气冲冲的说:“我听说,几个土八路,仅用了10分钟就拔掉了我们一个据点,消灭我们22人,真是太丢脸了!”于是,他赶紧集结部队,想要对附近村民进行报复性打击。可是在李砥平的安排下,乡亲们早已撤离隐蔽。日军扑了个空,只能徒呼奈何。

  这场战斗,很有些现代特种作战的意思,当真是打得敌人措手不及。后来,李砥平攻击敌人据点的战术,成了敌后作战的典范。而他本人,也受到了上级的通令嘉奖!此后,李砥平再接再厉,又带领游击队获得了多次胜利。后来他进入正规部队,成了某部独立旅的政委。解放战争中,他随军进入东北,此后便一直在那里工作,最高担任过吉林省的省委书记。老人家在2007年病逝,享年98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