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女性生活 >

动物也好战 实拍动物激战瞬间

发布日期:2022-09-16 20:46   来源:未知   阅读:

  2012年2月,肯尼亚安波西里国家公园上演了一次两头公野象争夺地盘和异性的激烈打斗,正好被比利时摄影师查尔斯拍了下来。两头身高13英尺、重达8吨的公象以5尺长的尖牙作兵器,在一头母象面前展开了男子汉般的殊死拼杀。结果,胜者为王,败者寇,赢得决斗的公象收获了统领权和母象,大摇大摆地离开,被击退的另一头公象则带着羞耻退却了。

  当地时间2009年9月25日,美国,一只倒挂在空中的螳螂叼住一只蜂雀的头正吃得开心。你敢相信看到的这一切吗?天知道小小的螳螂怎么叼得住这只蜂雀,它可比起码比虫子重十几倍。

  非洲赞比亚的南卢旺瓜河国家公园于2010年11月发生惊人一墓:两头非洲象来到湖边喝水,没想到湖中的鳄鱼突然发动袭击,紧咬着象鼻不放,大象用力一甩,才摆脱鳄鱼。

  2009年12月,两只棕熊在阿拉斯加州一座山顶覆盖着白雪的山间相互找茬,最终扭打在一起。经过15分钟的拳打脚踢和扭打后,仍难分胜负,两只棕熊似乎都很乐意以平局结束激战。停止厮打后,它们走到附近的一条小河里继续捕食鲑鱼。摄影爱好者斯科特·克伦威尔在进行一项特殊的熊观测旅行时,偶然拍到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照片。

  三只白头鹰为了争夺食物,在空中展开肉搏战,结果纠缠一起,爪子彼此相扣,坠向地面,似乎想看看谁能坚持到最后。这一幕刚好被一名业余野生动物摄影师拍到。

  南非58岁的心脏病学家托尼·戈德曼于2011年1月在博茨瓦纳旅行时拍摄到了一组令人震撼的照片,反映的是三头母狮围攻一只鳄鱼并最终将其杀死的情景。戈德曼介绍说,当母狮们发现那只鳄鱼的“险恶用心”以后,它们立即组织起来,把鳄鱼围住并进行了回击。“那些狮子刚刚合力杀死了一头水牛,突然一只鳄鱼从大约100米以外的水中露出头来,它大概也想分一杯羹于是迅速游了过来。一头幼狮正好在它的前进路线上,于是鳄鱼改变了目标,准备对幼狮下手。附近的母狮发现这一新情况以后,立即提高了警觉,转而开始对付鳄鱼。”混战大约持续了15分钟,其间鳄鱼曾一度咬住了一头母狮,但另外两头狮子趁机发动了更猛烈袭击,最终鳄鱼被活活咬死。

  2010年11月,摄影师拍摄到一张非洲巨型牛蛙的照片,当时这只浑身长满类似粉刺,皮肤褶皱的青蛙正对着镜头洋洋得意享受它的美食,完全不顾它嘴里的老鼠还拼命挣扎着求生。

  一位摄影师于2010年11月在荷兰自然保护区内拍到了两匹雄性野马为争夺与母马的交配权而激烈大战的场面。摄影师亨利看到了这些野马用后退站立,龇牙咧嘴,奋力打斗的场面,并拍了下来。

  摄影师2009年7月有幸捕捉到一头逆戟鲸捕杀小海豹的精彩画面,这组照片揭示了逆戟鲸惊人的捕食技巧。不过,再高明的杀手也有失手的时候,逆戟鲸也不例外。这头逆戟鲸被认为是最可怕的海上杀手之一,它显然深谙“潜伏”之道,为了伏击一头小海豹在浅滩游弋了许久,但最终还是功亏一篑。这组照片是摄影师、环保主义者罗布·洛特(Rob Lott)在阿根廷巴塔哥尼亚海岸附近拍摄到的,显示一头小海豹在逆戟鲸猛地从海水中现身以后,幸运地逃脱“鲸”口的瞬间。

  2011年10月,在英国伦敦的灌木公园,摄影师罗伯特·派柏纪录下了一次动物间的“交战”。一只天鹅正在小溪上游动,一切都宁静安逸。然而刹那之间,它就毫不知情的被卷入了“雄鹿大战”,两只在溪两岸的雄鹿突然向这只天鹅误冲过去,幸亏天鹅会潜水,在两鹿犄角卡住的一瞬间逃了出来。

  正所谓“团结就是力量”。2010年12月,意大利业余摄影师克里斯伯尼拍摄到的一张照片可说是表露无遗。据了解,一只单打独斗的白腹鹞原想抓只在泻湖旁休息的八哥鸟饱餐一顿,不料,八哥鸟群迅速以庞大的队形包围落单的白腹鹞,使得它不得不落荒而逃。

  2008年12月,摄影师在非洲纳米比亚拍到了两只“功夫松鼠”为争夺伴侣而大打出手的精彩组图,这两只“功夫松鼠”的身手看起来并不弱于电影《功夫熊猫》中的阿宝。摄影师拍到的照片显示,两只“功夫松鼠”在进行打斗,一只松鼠飞向对手,将其压倒在地面上。攻击者随后作出了一个完美的踢打动作,很显然它是功夫的强烈爱好者,它所作出的这一动作会让功夫大师李小龙感到满意。而其它一些松鼠则在旁边观看了这两只松鼠的功夫比拼。

  鳄鱼那能嚼碎骨头的嘴巴、24颗极锋利的牙齿和装甲般的皮肤足以让多数动物敬而远之。但即便这样鳄鱼也无法与一群愤怒的河马抗衡。这个象爬虫一样的食肉动物试图抄近路——从河马妈妈及她的孩子们身上走过去,诱捕小河马,结果却遭遇灭顶之灾。事实证明河马的咬力与鳄鱼的咬力一样具有致命性。

  2010年8月,野生动物摄影师霍华德·里德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自家花园中就拍摄到了这样有趣的一幕。在花园中的一棵大树树干上,一只红腹啄木鸟凿出空洞,并安家。然而好景不长,一天早晨,一只松鼠趁啄木鸟外出捕食的间隙,抢占了啄木鸟的巢穴。当啄木鸟回家发现这一情形时,便扇动翅膀,发出叫声示意松鼠马上离开,然而固执的松鼠居然拒绝让步,还将毛茸茸的小脑袋伸出洞外,一副很惬意的样子。松鼠的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啄木鸟,它疯狂地用尖利的鸟喙啄松鼠,然而松鼠也不示弱,誓死反抗。双方大战十几分钟,最终啄木鸟还是不敌松鼠,无奈地离开了它曾今的家园。

  在博茨瓦纳马沙图禁猎区,一头两岁大的雄性非洲豹发现了一头多刺的豪猪。幼豹试图从上方扑向豪猪,并将它推翻在地,但一切却是徒劳。每当交战时,豪猪就会猛烈摇动身上的硬刺,致使幼豹丝毫找不到下手之处。在双方僵持25分钟后,玩性十足的豹子的前爪显然是被尖刺刺痛了,只好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走开。

  2009年6月,在印度西部城市艾哈迈达巴德的一个公园里,两只变色龙上演“摔跤”大戏。

  2010年12月,在北极地区,英国摄影师理查德·科斯廷拍摄到一场精彩的“爪对爪”空中雕战,交战双方为一只金雕和一只白尾雕,最后以白尾雕的胜利告终。当时,白尾雕为抢夺金雕的猎物与之展开对峙,对峙最终演变成一场空中搏杀。凭借更为强大的身体,白尾雕成为胜利者,夺走金雕的猎物。

  深圳野生动物园长臂猿展区岛里生活着2只白眉长臂猿和7只白颊长臂猿。岛上绿树成荫,长臂猿在高大乔木上自由生活,自由恋爱。2011年10月,该园引进了6只鹈鹕放养在该展区的湖水里。不过,鹈鹕到来,长臂猿向来宁静的生活却被打破了。于是,它们之间就会上演一场场精彩的角逐。动物园饲养员介绍说,鹈鹕和长臂猿不打不相识,它们以后相处的时间长了,也会成为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2010年1月,在通往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的路上,六头母狮子在被激怒后疯狂地攻击一头大水牛,致使交通堵塞。据目击者称,这真是令人惊叹的画面,六头均有身体部位受伤的母狮子试图击败一头重达一吨的大水牛,整场争斗持续了8个小时,不过看不出哪方占了上风。

  缅甸蟒蛇原产于东南亚国家,体形庞大令人恐怖。但是当缅甸蟒蛇遭遇同样可怖的美洲鳄鱼将会发生什么?侵入美国佛罗里达南部大沼泽国地家公园的缅甸蟒蛇同当地的美洲鳄鱼多次上演遭遇战,美洲鳄鱼最终被缅甸蟒蛇吞食,不过由于美洲鳄鱼个头也不小,有些缅甸蟒蛇被胀破了肚子。

  蚂蚁像人类一样,也对擅闯家园的不速之客向来不欢迎。所以,当一只苍蝇落在它们中间时,这些蚂蚁立即围上去展开攻击。从天而降的苍蝇虽然体型至少是蚂蚁的两倍,但在与团队力量的对决中毫无取胜之机。这是印度尼西亚业余摄影爱好者安迪亚恩·鲁特菲拍摄的一组微距照片中展现的画面之一。

  2010年2月,两只秃鹰展开激烈的掠食大战。在一幅图中,一只体型较大秃鹰似乎朝对手的胸脯飞起一脚,片刻就把对手打翻在地。这一颇具喜剧效应的画面是波兰公司职员马西·纳沃洛基在波兰库特诺自家附近用照相机拍到这组精彩画面。

  两匹公马为了争夺交配权而展开大战。获胜的一方会在其控制范围之内同时“占有”8、9匹母马,而失败的一方只能独自离开,等养好伤之后再卷土重来。公马体重在500公斤左右,两匹公马依靠它们强有力的后腿站立起来。这攻击的武器主要是粗壮的后腿和坚硬的前蹄,这都有可能对对方形成巨大的伤害。

  业余摄影师约翰·奥珀曼2010年10月在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拍摄了一段令人诧异的场景。照片中,一头小象在象群的注视下走向水坑饮水,不幸的是,这里还埋伏着一条饥饿难耐的鳄鱼。它突然从水中跃起并死死咬住小象的长鼻。一旁的象群纷纷赶来施救。在象群地动山摇的声势面前,鳄鱼不得不选择放弃,躲进了水塘中。

  日前在坦桑尼亚的恩戈罗恩戈罗保护区,英国野生动物爱好者托马斯·惠滕在吉普车里拍到了雄狮被斑马暴踢的画面。一头斑马当时正在草原上闲逛,突然一头雄狮从草丛里窜出朝它扑去,但斑马并没有束手就擒,而是勇敢地拼命还击。虽然狮子试图挽回颓势,但无耐在高速追赶中跌进了泥泽只好放弃,它在一群母狮面前灰溜溜地退场了。

  凶恶的毒蛇虽然可怕,但它也有最不愿见到的天敌——红颊獴。作为蛇类动物最大的天敌,獴一旦发现蛇的行迹,肯定会选择攻击,而且无论多么毒的蛇类都难逃此劫。当“蛇獴之战”发生时,两种动物会拼死一战,最后往往是一条蛇在前面仓皇爬行逃命,獴在后紧追。而且獴通常很快追上蛇,闪电般地在蛇身上咬上一口。如果蛇反击,獴会聪明地避开。最后,它会咬住蛇的脖子,将其置于死地。据说,一只半米长的獴可以制服一条体长几乎是它两倍的眼镜蛇。

  野生动物摄影师克里斯·布鲁斯基尔于2009年8月近距离拍摄到了一只鲨鱼跃出水面捕猎海豹的镜头。这只鲨鱼跃出水面高达6米,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住猎物,然后潜入水中,露出刚被它咬死的一只海豹的血斑。

  赤鹿是英国当地存活最多的陆地哺乳动物,雄鹿常重达150公斤,高1.2米。这种赤鹿生活于伦敦西南部的里奇蒙德公园。在争夺雌鹿大战中,雄鹿开始是比赛咆哮,如果这头颇占优势的雄鹿的咆哮声不及其他雄鹿响亮,就会展开有时是致命搏斗的鹿角战。它们彼此用头猛烈地戳对方,鹿角经常缠搅在一起,赤鹿鹿角有12或者甚至14个分枝。在搏斗过程中,它们比肩而行,彼此盯着对方,突然一方发起攻击,鹿角冲撞再次开始。

  大自然中弱肉强食,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这组图片记录了在40分钟之内,一群狮子迅速的吃掉一头斑马,甚至连骨头都没剩下的血腥全程。

  2009年1月18日,在南非博茨瓦纳,摄影师Lee Whittam拍到狮子和非洲野牛大战的精彩场面。当时,一头狮子扑到了一头非洲小野牛,正当它准备开始享用美餐时,小野牛的母亲突然冲向狮子去解救它的孩子,在经过大约15分钟的搏斗后,小野牛最终还是不幸死亡,野牛母亲虽然没有成功解救孩子,但是却展示了伟大的母爱。

  尽管豹形海豹看起来很可爱,但是在近日一组照片中,一只豹形海豹追捕并吞食小企鹅的画面则显示,这些海豹其实是南冰洋最凶残的肉食动物之一。

  据英国《每日邮报》2月18日报道,这组在南极洲库佛维尔岛海岸线地带拍摄的系列图片中,一只豹形海豹在水中装作一块石头,静静等待巴布亚企鹅。当企鹅出现时,该海豹立即跃出水面,追赶猎物。

  豹形海豹是海豹中最凶残的一类,它们靠捕食其它热血动物为生,例如其它海豹。它们每天最多可以吞食12只企鹅,而且也会在海鸟停靠在水面时追捕、玩弄这些鸟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