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热透新闻 >

复旦研究生投毒案:林黄两人曾经的短信曝光

发布日期:2022-08-26 14:07   来源:未知   阅读:

  大多数老家人记忆中的他,就是一位“很会读书的仔”;本科老师对他的笼统评价,就是一位“好学生”。就在黄中毒前两天,他们的另一位室友X,亲见黄与林拌嘴,也并非林一味挨骂。但恰恰,他的室友黄,在林惊人地发了8篇核心期刊论文的学业领域,也有能力“击败”他。

  黄的病情急转直下,肝脏ALT指标高达2000多,是正常人的60倍,医生采取人工肝的治疗方式,相当于每25分钟将黄全身的血换一次。

  一直到告知毒物名称的神秘短信的出现,才使所有人恍悟:病的根源,在投毒。“因为他人缘真的很好,我们实在不能相信是中毒。如果坚信了,我们都是学医的,一定会不忽略任何一种毒物。”一位好友说。

  在黄昏迷后,这位好友在他病床前守了一夜,并生平第一次,去了龙华寺,下跪磕头祈福。

  中学时的黄,身为班长,和所有人的关系都挺融洽,但少有交心的密友,放假时他爱去耍的地方,是老师家。

  不少人都表示,他说话有些直,不属于察言观色型。由于见识较广,有时他会直指好友费了好大心思才争取到的某个机会毫无价值,而后列举一堆理由。当下听着,确实会被刺激到,可好友事后想想,还是有道理。因此,他依然有很多朋友,也有女生主动喜欢他。

  黄的父亲也知道,黄和林的关系,“说不上很好,只是还可以”

  本报记者见到黄的父亲时,他更多时候是沉默,一直摆弄手机。只有当别人问起,才说几句,“很孝顺,几乎每个星期都和家人通一次话,和我们感情很好”。端水的时候,水抖得厉害。

  与黄感情很深的三姨一直觉得对不起他,按老家规定,本该在黄走时,烧纸、放火盆、烧掉孩子的衣服。但担心影响学校,只是在“头七”这天中午,请黄的3位好友在宿舍楼下烧了纸,聊表安慰。

  黄的一位好友还记得,16日黄走的那天下午,他借着“家属”名义混进监护室,想见黄最后一面,结果“他所在的那间,灯已经灭了”。

  同寝室三人中,一位是嫌疑人,一位永远不在了,而另一位,最为自由的X,却是最神秘的。

  在各种讨论案情的网帖中,人们认为宿舍第三人的存在是案件比较重要的突破点。“宿舍第三人到底在哪里?他应该最了解林和黄的关系。”有人在论坛中质疑。

  据同宿舍楼的学生介绍,X是上海人,虽不常住在宿舍,但周一至周五会回寝室。

  事实上,4月1日,黄喝水的当天,X确实在宿舍。黄的一位住在3楼的学弟,当天陪同黄去医院看病,中午把黄送回宿舍时,他第一次见到了X。那时,X正躺在床上睡觉。

  实际生活中,X与林的交集,8年前就开始了,两人是广州中山大学医学院的本科同学。X学的是临床专业,林是医学影像学专业。林被保送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影像医学与核医学专业的研究生后,X也同样考入了该医院神经外科的研究生。

  X与林有一些共同的朋友,时常一起参与“狼人”游戏。两人都玩得不错,都很“聪明”。

  “他们三人具体的关系怎样看不出来,”与三人都有过交集的一位同学说,“至少看上去,挺和谐的。”

  本报记者从黄的家人和朋友处了解到,黄发病后,X来看过黄一次,当时他被众人询问宿舍的关系,只说“挺好的”,和林有没有过节?也说没有。

  黄的本科好友提及,见黄的律师时,X也在场,共同与律师谈了45分钟左右。但X,说得很少,只说黄与林关系挺平静的,看不出下毒迹象。他没提及黄与林的任何可疑矛盾,更没说起那条被众人猜测是他所发的提供毒物名称的“神秘短信”

  沉默到,甚至一度被黄的家人怀疑过是凶手。他们坦承,因为林的表现极其镇定,而X作为室友,开始却没有现身。但后来黄的家人得知X不是投毒者后,特地向X表达了歉意。X只说:“没关系。”

  在是否接受采访时,X有过摇摆,曾称“对这件事来来去去都知道得很多”,但之后又再次拒绝,“这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件,我也不想出名”。

  案子中的疑点,他只表示“和公安机关说了”、“即使有人开价,也没有答应接受采访”;请他回忆室友,便是永远的沉默。

  他喜欢玩牌,爱玩“狼人”游戏。他曾在高中时获得市级化学竞赛二等奖。一位中山医院脑外科医生评价他:“一个普普通通但是有学问的人。”

  不管X以前是不是谨慎的人,在这件事后,他显然更小心或者说更无奈了。与黄的律师和数位陌生同学初次见面时,X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挨个问在座各位的身份,话说了几句后,他再次询问核实了身份。他的人人网个人网页原本完全开放,后来删掉了大量日志和照片,再到后来,甚至无法再查找到相关用户。他很警惕:“已经有很多人打听到了我的电话”

  他的QQ空间几乎有半年没有留下过新的“心情状态”,但在4月17日,黄离世的第二天,他写下“责人易,非己难”。

  嫌疑人来自外校本科,受害人来自本校,且专业不同,生活圈子相交甚少;嫌疑人虽与另一位室友来自同一所外校,但室友的家在本地,并不常在寝室。另据受害人的同学告知,黄生前曾调换过两次寝室,一次是因为漏水,一次是因为太吵。

  确然。如果没有这起可怖的“意外”,他们,依旧是名牌高校里,普普通通的优秀大学生。嫌疑人林,很可能将成为他与同学聊天时说过的,“我以后必然是中国超声界的一位教授吧”;受害人黄,很可能将一以贯之地成为优秀的博士,同时创业成功;另一人,很可能一辈子都不会与任何凶案如此接近,内心不会有阴影,依然是那个“普普通通但是有学问的人”。

  我们都会站在选择的路口上:主动的,或被动的;有机会的,或别无选择的;自知的,或潜意识的,以及无意识的;理性的,或冒险的,包括就那么一下冲动了,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的,连自己都说不清楚究竟为什么的

  我们只能说,人心有难以捉摸的一面,却也有可以自制的一面;未来有难以窥见的一面,却也有可以作为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