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文化 >

每当想起贡当的雪

发布日期:2022-01-09 22:52   来源:未知   阅读:

  漫天飞舞的白色精灵,激活了城市里无数颗年轻的心,透过候机楼的落地窗,我看着雪慢慢落下,安静从容,不禁想起了贡当的雪。

  今年2月底,带着好奇与向往,我从首都北京来到西藏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日喀则边境管理支队贡当边境派出所。贡当乡位于日喀则市的西线,距中尼边境仅十多公里,是最偏远的乡镇之一。

  由于高海拔、气温低,这里有连绵不绝的雪山,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却似乎不得人们欢心。“一年只下一场雪,一下就是7个月。”贡当乡人都这么说。

  海拔4000多米的贡当至今还没有通上国电,只能依靠发电机维持一天四个小时的供电,辅以煤炭、牛粪取暖。与内地相比,高寒、缺氧的环境无时不刻地向身体机能发出挑战,走同样的路需要花费更多体力,干同样的工作需要花更多时间,生同样的病甚至面临更严重的危险。强烈的紫外线、蚀骨的寒夜、简陋的设施和匮乏的物资给生活和工作增添了不少难度,而与之相伴的,是夜幕降临后的孤独与无边无尽的思念。

  一次夜间巡逻返程,我问所长是否想家。所长望着车窗外的茫茫大雪,说,“怎么会不想家,我儿子出生后我就见过一次。”所长的这番话让车里的人一度沉默,只能听到轮胎碾压积雪的吱吱声。大家都想起了千里之外的家人,无法陪伴在身边,便把这份思念转化为对百姓的爱,窗外的雪也成了每日陪伴身旁的战友。

  因为大雪封山,很多人只能一再推迟休假,甚至家中的紧急事项都无法处理。4月初,民警普和龙的妻子打来电话,哭着对他说孩子从高处摔下,已住进重症监护室,她完全慌了神不知如何是好,普和龙立即打请示请假回家。但突如其来的一场暴风雪把出山的道路捂得严严实实,积雪最深处达2米,仿佛一道巨墙横在边关与家之间。

  大雪阻路,心急如焚的老普只能望雪兴叹,直到县政府打通道路,他才迟迟而归。平时这个乐观的大男孩,虽然每次说到自己家人的时候眼睛里都会噙满泪水,但每次出任务总是冲锋在前。

  贡当乡附近多山路,道路弯曲难行,遇到雨雪天气更是危险。4月28日,在跟随民警在辖区宁村至吉岭村巡逻期间,我们发现一辆被岩石卡住车身的皮卡,由于落石的冲击,车窗也已破裂,但车主不在车内。民警反应迅速,第一时间使用卫星电话向所内报告情况,并寻找车主。

  “手边没有趁手的工具,先用警棍清理碎石,务必先找到车主,保证人员安全。”一声令下,我跟着所里民警加入救援工作,用了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车辆成功脱险,这时也已经找到车主,确定人没事后,我们才醒过神,发现身上早已被雨雪浸透,加上寒风一吹,真的是透心凉。

  但这样的救援活动,对于这里的移民民警来说,已是家常便饭。所里的民警打趣到,今天老天待我们不薄,雪下得不急,不然光清理积雪就要耗费很多体力。我苦笑着,掸掸身上的雪花说道,感谢每一片你的温柔。

  贡当的雪,有种无形的力量,尽管拉远了亲情与爱情的距离,却怎么也隔不断心与心的相连。

  拉青拉山口常年风雪肆虐,冬季气温低至零下二三十度,是派出所辖区内条件最艰苦的执勤点之一。一场不期而至的暴雪,将执勤点包裹的严严实实。为了不让山口的战友断粮,天刚一放晴,所里民警自发组成物资运输小分队踏雪出征,身背防疫物资、干粮等,深一脚浅一脚地向执勤点进发。

  山沟被雪填平了,山路被雪覆盖着,哪里是沟,哪里是路,只能凭借山的位置来判断。25公里的路,我们走了六个小时。饿了,啃一口压缩饼干;渴了,吃一把雪……“我们要竭尽所能保障好执勤点兄弟们的生活。”这是所长最常说的一句话。风雪无情,边关有爱。大雪让我看到了祖国边陲的团结、信仰与忠诚,也更加坚定了我为移民管理事业奋斗不息的决心。

  这里的雪山很多没有名字,但无名的它们一起构成了这里雄伟的地貌。雪山脚下的这群年轻的民警也是一样,是他们肩并肩戍守在祖国边防线上,构成了一道安全可靠的边疆屏障。

  走在北京新雪铺就的道路上,我好像再次回到了在界桩旁对着党旗宣誓的那天,在白雪的映衬下,上面的“中国”尤为鲜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