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娱乐新闻 >

1975年尼克松女儿朱莉访华交谈中询问毛主席:我想调换座位

发布日期:2022-09-07 14:11   来源:未知   阅读:

  1975年12月29日,尼克松的女儿朱莉·尼克松·艾森豪威尔与丈夫德怀特·戴维·艾森豪威尔乘坐飞机,来到北京,12月31日深夜,我国外交部一位工作人员找到朱莉夫妇,告诉他们:

  朱莉夫妇赶紧以最好的速度,换好衣服,乘坐汽车前往中南海,落座在毛主席住所的沙发上,年事已高的毛主席热情地迎接他们的到来,交谈中,毛主席说了一句话,朱莉立马说道:“主席,我想同戴维调换座位。”

  朱莉访华的三年前,也就是1972年,尼克松来到中国,与毛主席相见,成为当时震惊世界的重大新闻。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理查德·米尔豪斯·尼克松(下文称尼克松)乘坐的飞机落地北京机场,尼克松的夫人帕特身穿玫瑰红连衣裙,外面套着桔红大衣,十分喜庆,尼克松夫妇二人拉着手缓缓走下飞机,机场上飘扬起两国国歌,周恩来总理、、郭沫若、等人纷纷鼓掌,热情迎接尼克松。

  周恩来与尼克松伸出彼此的双手,握在一起,握了一分多钟,周恩来说:“你的手伸过了世界上最辽阔的海洋,我们已经二十五年没有交往了啊。”

  尼克松也尤其注重这次握手,在这一历史时刻之前,尼克松早已经和白宫办公厅主任霍尔德曼商量好:镜头拍摄握手时,不允许有其他人,抵达北京前,工作人员们早已经叮嘱大家很多遍,尼克松身边人早已谨记,他和周恩来握手时刻,绝对不可以过去抢镜头。

  尼克松为了记录这一时刻有多努力呢?等这一刻来临,他又再次嘱托霍尔德曼,安排一名警卫过去堵住机舱口,确保其他人都不影响镜头,直到握手结束,双方的随行人员才被“放”出来。

  简单的欢迎仪式过后,尼克松在周恩来的陪同下入住钓鱼台国宾馆,进行短暂休息,这天中午,宾馆为这位特殊的美国客人准备了第一顿午宴,为表示对尼克松夫妇的欢迎,毛主席特意指定中南海的厨师程汝明做了三道菜,送到宾馆。

  程汝明做的三道菜分别是:鱼翅仔鸡、牛排、烧滑水,尼克松夫妇得知这是毛主席特意安排的,笑逐颜开,连声道谢。

  值得一提的是,这道“烧滑水”,是一道以鱼尾为主食的菜,滑水是鱼尾的一种俗称,是指鱼的尾部连尾鳍的一段,事实上,对很多不爱吃刺鱼的外宾而言,这道菜显得有些不合适,但这却是毛主席点名要加上的菜,事后,程汝明分析,鱼尾,恰好是鱼在游水时的推进器,毛主席应该是要借鱼尾,寓意一起推进中美两国友好关系向前发展。

  要知道,每次有外宾来访华,毛主席通常会在他们离开前一两日进行会见,像尼克松这样,刚落地没多久就受邀相见的,实在少有。

  很快,尼克松就来到中南海毛主席的书房,毛主席早已等候许久,等尼克松走进书房,毛主席立刻站起来,迎上前去,微笑地伸出双手,尼克松也伸出双手来,两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久久没有松开。

  中南海的书房里,气氛十分和谐友好,毛主席招待尼克松坐在沙发上,陪在毛主席身边的有周恩来总理,外交部部长助理王海容,翻译唐闻生,陪在尼克松身边的有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随员洛德,如久违的老友一般,这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会面从寒暄开始。

  在尼克松之前,基辛格已经秘密来过中国,他先开口提到,自己在哈佛大学教书时,曾要求学生们阅读学习毛主席的著作,毛主席谦虚回道:“我写的这些东西算不了什么,这可没什么可学的。”

  交谈中,尼克松提及自己就曾阅读过毛主席的著作,知道毛主席尤其善于掌握时机,懂得“只争朝夕”。对于这点,毛主席幽默回应:“我觉得,其实我这种人说话就像放空炮一样。就比如这样的话:‘全世界团结起来,打倒帝国主义。’”

  毛主席幽默的话语总是能够逗乐在座众人,让原本很严肃的话题也变得有趣起来,毛主席说自己对美国了解得不多,希望尼克松能帮忙派教员来,尼克松欣然应允下来。

  交谈中,尼克松颇有感慨地表示,他和毛主席都出生于一个贫困的家庭,然后登上了一个国家的最高位置,他说:“历史把我们带到一起来了......”

  会议接近尾声时,尼克松站起来握住毛主席的手:“我们在一起可以改变世界。”双方相视而笑。

  在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毛主席与尼克松畅聊蒋介石、聊两人生平、聊所读著作、聊许多大大小小的事情,最后,尼克松依依不舍地离开中南海的书房。

  几个小时后,新华社对外公开毛主席与尼克松会见的照片和消息,跨越太平洋的握手通过镜头,被传递到各地。

  当晚,人民大会堂宴会厅人声鼎沸,大家聚集在一起,参加为欢迎尼克松专门举办的盛大国宴,宴会刚开始,周恩来举起酒杯,向尼克松敬酒,用来招待尼克松的是贮存了30年以上的陈年佳酿茅台酒,服务员打开白瓷罐,一股酒香扑面而来。

  闻着纯酿浓郁的茅台酒香,尼克松陶醉其中,品尝起来,在这晚的国宴上,向来习惯用刀叉的尼克松用起了筷子,用得还很不错,原来,在出发访华前,尼克松夫妇就一直在家里练习使用筷子,看尼克松熟练模样,周恩来总理大加赞赏。

  可以说,尼克松的访华之行,深深感受到我们国家的真诚欢迎,这也让他的初次访华经历十分愉快,2月27日,尼克松的访华之行即将结束。

  1972年2月28日,中美在上海发表中美联合公报,又称上海公报,公报的发表意义重大,它代表着,中美交往的大门重新打开,从此,将进入新的时代。

  在告别宴会上,尼克松信心满满地说道:“今后,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建造一座跨越1.6万里的桥......”

  等启程回国后,尼克松向女儿热烈讲述着自己在中国受到的友好待遇,他难忘在中国的日子,甚至还期盼着能再次来华,在实在无法来访的情况下,他的女儿和女婿受邀来华。

  1975年12月29日,也就是尼克松访华的三年后,尼克松的女儿朱莉与戴维乘坐飞机来到北京,临行前,尼克松专门交给朱莉一封亲笔信,让女儿帮忙转交给毛主席。

  朱莉是尼克松的第二个女儿,性格素来活泼外向,喜好交友,她的丈夫德怀特·戴维·艾森豪威尔,也是总统的后代,朱莉夫妇二人来到中国没多久,毛主席就接见他们。

  12月31日晚上,朱莉与戴维穿上睡衣,准备就寝,门外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朱莉开门后,来人称自己是外交部礼宾司的一位工作人员,他告诉朱莉:“毛主席要见你们!”

  毛主席是习惯了深夜干大事的,朱莉夫妇也没想到,毛主席竟然这么快就要接见他们,二人赶紧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拿好父亲尼克松的亲笔信,坐上汽车,伴着漆黑夜色,直奔中南海。

  当时,周恩来总理因为身患重症,卧病在床,实在难以与他们见面,毛主席已经82岁,晚年的时候,毛主席身体也很不好,还做了好几次手术,见朱莉戴维夫妇时,毛主席才病愈后不久,身体还很虚弱,但依旧支撑着见了他们,同时参与接见的,还有时任外交部长的乔冠华、时任中国驻美国联络处主任黄镇。

  朱莉和戴维很快抵达中南海,毛主席已经在等着他们了,看俩人走进来,毛主席在身旁工作人员的搀扶下,艰难地站起来,然后自己费力支撑住,伸出手来,与他们握手,表示热情欢迎。

  简单寒暄后,毛主席招呼朱莉、戴维坐下来,友好交谈,这时时钟刚好到了凌晨0点,也就是1976年元旦的开始,换句话说,毛主席与朱莉夫妇的这场见面,可以说是“跨年会见”“跨午夜会见”。

  毛主席坐在沙发上,慈祥和蔼,亲切地看着两位年轻人,朱莉戴维坐在沙发上,戴维一双眼睛凝视着毛主席,久久没有离开,毛主席笑着问:“你在看什么?”

  毛主席又接着说:“我是生了一幅大中华面孔。”说完这句话,毛主席饶有兴致地表示,我们中国人的脸,演戏最好,中国人什么戏都能演得,像美国戏、法国戏,因为我们的鼻子扁平,但是外国人可就做不到,他们不好演中国戏,因为他们的鼻子太高了,演中国戏的时候,又不能将鼻子砍去一截吧。

  他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幽默,一番话说完,在场所有人都被逗笑了,朱莉、戴维这对从来没有见过毛主席的年轻人,也没有一开始的拘谨了。

  朱莉谨记父亲的交代,坐下没一会儿,赶紧将父亲的亲笔信拿出来,递到毛主席的手上,一旁的翻译还未张口,毛主席率先用英文念了出来:“1975年12月23日(December 23,,1975)”,他念得很清晰,朱莉和戴维听得也很清楚,又惊讶,又佩服。

  朱莉没有读过父亲的信,她只负责转交,等毛主席看完信了,仿佛回味起了过去的往事,他对朱莉说道:“你现在坐的沙发,就是4年前你父亲坐的那张。”之前,尼克松就是坐在这张沙发上,与毛主席进行了具有重大意义的会面。

  毛主席讲完这一句话,朱莉环顾了一下自己坐着的沙发,拍了拍扶手,幻想着父亲坐在这里侃侃而谈的画面,然后对毛主席说:“主席,我想同戴维调换座位。”原来,朱莉也想让丈夫戴维有机会感受一下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座位。

  毛主席点了点头,朱莉与戴维迅速站起来,交换了座位,三个人都爽朗地笑了起来,看着眼前这两个可爱的年轻人,毛主席只是慈爱的望着他们。

  毛主席友好的态度,让朱莉也渐渐地轻松起来,她还热情地向毛主席展示一枚毛主席像章,那还是黄镇的夫人送给她的。

  交谈之间,毛主席不忘老朋友尼克松,他关怀尼克松的身体,尼克松的腿部有严重的血栓问题,毛主席询问他的腿怎么样了:“好好保养他的腿,他还说过要来爬长城,记得把我这句话转告给总统先生。”

  虽然毛主席大病初愈,但精神头很好,这晚,他和两个年轻人聊他对未来的希望、聊自己之前发表的诗作,戴维提起尼克松访华时说的一句话:“您的著作推动了一个民族,改变了世界。”

  像当初一样,毛主席再次谦虚否认:“我没有那个能力,地球那么大,怎么能改变得了呢?”

  戴维带着思考的表情点了点头,他代表岳父尼克松说:“我的岳父让我转告,希望能在美国见到您。”毛主席叹了一声,手指了指身体:“恐怕不会再有这个机会了。”

  在其乐融融的氛围中,时间不知不觉流逝,在场的乔冠华担心毛主席的身体,两次敲打手表,示意聊天差不多该结束了,但毛主席谈兴正浓,又将朱莉戴维挽留了下来,多聊了一会。

  到了告别时分,毛主席再次对朱莉说:“你父亲来时,我会等着他的。”毛主席身体不好,还是陪朱莉戴维走了几步,与两位年轻人握手告别,朱莉向毛主席道“晚安”,希望他保重身体,毛主席意味深长地表示:“你们是年轻的,以后再到中国来吧,10年以后,它将是了不起的。”

  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朱莉、戴维走出了中南海,来时尚是年末,回时已是年初,走在新一年的街上,微风徐徐吹过,朱莉与戴维聊道:“戴维,你对毛主席有什么印象?”

  1976年1月1日,毛主席接见朱莉戴维夫妇的照片在人民日报上发表,对于中国的友好接待,朱莉印象极深,此后的许多年里,朱莉一直心系中国,她常说:“中国朋友对我们太友好了!”

  很快,朱莉戴维返回美国,将毛主席的期盼带给父亲尼克松,而在朱莉戴维夫妇离开不到一个月,新华社就对外发表一条消息: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邀请尼克松先生和夫人于1976年2月21日,再次访问中国!

  1976年2月下旬,几乎是与四年前同样的时间,在一个草长莺飞的春日,尼克松再度访华,在机场迎接他们的是乔冠华、黄镇等数十位官员,大家热情地欢迎他的到来,遗憾的是,周恩来总理已经与世长辞,没能再次欢迎尼克松的到来。

  和四年前一样,尼克松再度入住钓鱼台国宾馆,2月23日上午,毛主席拖着病体,会见尼克松,不同于四年前,这时的毛主席身体虚弱,走起路来都艰难了许多,但他思路清晰,依然可以和尼克松,就不同问题侃侃而谈。

  毛主席颤颤巍巍地端起茶杯,与尼克松碰杯,这对几年未见的老友此时情真意切,只盼日后越来越好。

  谈话快结束时,毛主席自己已经很难站起来了,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毛主席陪着尼克松走到门口,站在门口,向尼克松告别。

  二人的这次会面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会见结束后,尼克松十分兴奋,他回到宾馆对同行人员说:“今天同毛主席的交谈,感到十分愉快!”

  这一年的9月9日,毛主席永远闭上了双眼,尼克松得知毛主席逝世的消息,悲痛万分,深表怀念,他说:

  如今,毛主席、尼克松都已经逝世,但他们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会面,却永远为时代所铭记!